传说中的包子

【鼠酒】4+1(4)

作者碎碎念:
所以我成功更新了!求表扬!(表脸)
第一次点进来的小伙伴们请戳楼楼空间去引子那里看设定和cp预警!以防踩雷!笔芯!
这章算是高潮戏份前的最后一个过渡章,自我感觉一般,但是感觉是必不可少的一部分。
另外,既然承诺了番外,跪着也要写完…目前番外篇数不定,但一定会有一个酒神视角的叙事,会解释很多原文单从老鼠视角可能很费解的点(比如第二章老鼠自爆那里酒神的内心,比如为什么第三章的时候会跑去跟老鼠道歉,再比如这章和接下来“1”部分里的一些看上去很幼稚很反常很ooc的行为),介于我们酒神的傲娇程度…他反正是不会主动说出口的,所以就番外填坑好了~
好了好了,再次比心各位支持的小天使!
客官们楼下请---


------------正文分割线------------

第四章


在沈佳麒的记忆里,他和伍声的友谊是从打Dota时就开始的。一直以来,他们不光是网络上共同直播的战友,私下里更是关系紧密。他曾经在半夜被对方硬拖下楼坐在路边的小店里一边看对方一瓶一瓶的灌酒一边听他在聊天话题里倒一倒平时隐藏得好好的苦水,几个小时后两个人跌跌撞撞互相搀扶着回到不知道是谁的家里倒头就睡;他曾经因为对方的一句话陪对方逛整整一天的服装店,坐在外面耐心地等着对方换了一身清爽的衣服后在镜子面前琢磨半天别别扭扭地丢出一句“好看不?”,只为回一句“酒神你这种衣架子身材还来问我?”;他也曾因为对方的一场病从城市的另一头跑过来忙前忙后陪吃陪聊陪看电影陪打游戏,连哄着对方上床睡觉然后离开了以后还在微信上炮轰“赶紧喝水,喝完闷上被子睡一觉,明天早上起来应该就能好不少”,几天后再见面等来一句看似轻飘飘的“谢了”时都能暗暗开心半天。
就这样,身边的人走走离离,但他们始终都在对方的身边,不离不弃。
可是沈佳麒不敢奢望他们之间可能会有朋友以外的关系。
尽管他真的很渴望能在内心冲动着想去勾对方脖子,搂对方的腰,揉对方的头发或是众目睽睽之下直接调戏着吻下去然后看对方炸毛反应时,能够真的放手去这样做。
可他知道他不行,也许永远都不行。
伍声…

pk第二季第六集的录制期间,沈佳麒的情绪一直微妙又尴尬地卡在兴奋和难受之间。坐在场上,感觉对面伍声即使是最细微的一举一动都被他无限放大尽收眼底,不轻不重地撩拨着他脑子里的理智,让他简直无法专心听别人发言。而另一方面他必须逼着自己冷静下来,一是因为毕竟还是要录节目,二是因为…
自己的感情,千万不能让他知道啊…
然而一个出神,自己在第三局猎人被首刀留遗言时,发现自己开枪把对方带走了。
……
完了。
听着那边伍声立着眉毛发的遗言,沈佳麒觉得自己死定了,这家伙生气了,而自己没有任何站得住脚的解释可以提供。
也是…这肯定是自己的锅没跑儿了。谁让自己习惯性地就把他带走了呢…
伍声走出房间的时候是理都没有理他的。两个人一前一后地出了摄像头的拍摄范围,休息室的门在身后一关,沈佳麒回过头就被一个玩偶直接砸在肩上。
“不是,沈佳麒,你几个意思啊?!我tm这局本来想好好玩的,而且我自信刚刚点的狼都tm是准的,本来能carry一把开船的,结果你tm自己不想开船就算了,还要把我拉下水,你什么意思?!第一季那次也是,这次也是,……”
这边一边说着,那边玩偶一个一个就砸过来了,沈佳麒自知理亏,也不敢还手,只得到处跑着找掩体。但是谁知正在气头上的伍声砸玩偶的精准度简直超神,一砸一个准儿。沈佳麒蹲在沙发后面捂着脑袋看着那边机关枪一样的伍声,发现自己竟然还觉得对方跳着脚一脸认真地大发脾气的样子可爱得不行。
唉…
沈佳麒觉得自己真的没救了。
那边的伍声可能有点累了,声音里带了些喘气的声音,扔玩偶的速度也慢了下来,但是嘴里依旧不依不饶:“不是,你告诉我,你tm有什么理由崩我?…”
“…不崩你…我崩谁啊…”
“你tm信小楼是狐狸就崩囚徒啊,崩二珂也tm比崩我好吧!”
“崩他们干嘛…想带下场去一起聊天吐槽的是你又不是囚徒二珂…跟我关系最好的又不是囚徒二珂…”
房间里突然沉默了。心思各异的两个人一个站在桌边,一个蹲在沙发后,喘着粗气,愣愣地看着对方。
沈佳麒胆子稍微大了一些,从沙发后面绕出来一点点试探着蹭到伍声身边,低头看着那个故意撇开脸不去看自己的人,磨蹭着犹豫了一会儿,最终咬咬牙把对方轻轻拉进自己怀里抱住。伍声象征性地挣扎了一下就不动了,全身僵硬地默默地等待着下文。
“那个…酒神…”
感觉怀里的人屏住了呼吸,他斟酌着字句慢慢地说:“崩人的时候…怕背锅,也没太多想,所以崩了场上跟我关系最好的人,想着这样到后台以后肯定不会尴尬,可以一边聊一边吐槽场上那些瞎子视角的人…所以才崩了你…我背锅,好吗…没有去考虑你还想在场上好好carry一把…”
伍声稍微放松了一些,沈佳麒知道自己的话起了作用,心里稍松了一口气,大着胆子耍了句赖:“你就别生气了嘛好不好酒神…下次保证不崩你了…”
对方把脸静静地在自己怀里埋了一会儿,似乎是无奈地叹了一口气,挣开自己的胳膊,凶巴巴地飞了一个眼刀过来,然后往身边的沙发上一摊,也不说话就开始看大屏幕上正在继续进行的游戏。
沈佳麒正在旁边踌躇着要不要坐下,伍声发话了,“戳在那儿干嘛呢,还看不看了?你崩我下来是干嘛的呀!”
明白对方已经消气儿了的沈佳麒暗自长出一口气,一屁股坐在对方身边,直接臭不要脸地勾住了对方的脖子,结果分分钟被打开。
“起开。”
“诶好嘞酒神!”
“你看看,我走之前点的四狼一个都没错!留我在场上我tm就直接carry了!”
“诶大酒神威武!裸点四狼!”
沈佳麒偷偷侧过头去瞟身边一脸认真的伍声,发现对方的嘴角竟然带了一点点笑意,假装还在生气实际上偷偷傲娇着开心的样子可爱得让人忍不住想按住了亲几口。
再一次冒出这个念头的沈佳麒暗暗叹气,觉得已经见怪不怪了。
至于控制住自己的感情这件事…
就…顺其自然吧…

------------TBC------------

老鼠啊老鼠,那么用力的尝试控制自己的感情,最终还是败给了我们的大酒神
(划掉)要不然为什么你会被吃得这么死呢?(划掉)
明天就要开始更“4+1”里面“1”的那部分了!有种莫名的激动和紧张…(对手指)
PS. 事到如今你们一定发现我是酒神的颜粉了…这家伙是真的可爱,笑起来可爱认真的时候可爱连生气发脾气也可爱得一比我的天…(⺣◡⺣)♡
PPS. 这不代表我不爱我们的小鼠同学!傲娇脸

评论(8)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