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说中的包子

【鼠酒】4+1(5(下))

作者碎碎念:
这章实在是…太tm长了…
请第一次点进来的小伙伴们一定要去楼楼空间里这篇文的引子那里看设定和cp预警!!!
番外篇是有的,至少一个,具体多少还没有定,什么时候更…也没有定…捂脸
本章甜度爆表,但随之而来的…就是人物重度ooc…每次重读都觉得…md没脸看简直太腻了,求轻拍吧…
最后一章了,也不多说了,大家楼下请---


------------正文分割线-----------

第五章(下)


被猛然按在墙上的伍声脸上却没有半分恼怒,不由自主地向上看去的眼神里反而夹杂了一丝微不可见的慌乱,然后是满满的疑惑和紧张。
凭着一时冲动和第六感做出这个举动的沈佳麒看着此时被自己制住也没有想着去挣扎的伍声有些发愣,但刚刚还因为伍声的反应有些当机的大脑此时却给力地飞转起来。
怎么回事?
努力地拽住那个差点跑掉的模糊的念头,沈佳麒觉得自己像是看着一个谜团在自己眼前一层一层地揭开面纱,中心那个发着光的真相敲打着剩下的几层,一点点变得清晰。
伍声不是无理取闹的人。当他和别人相处时,永远都是认认真真正正经经的,连怼人都是用逻辑怼人家,跟人家客客气气商业互吹也是经常的事儿。
可是他似乎从来都会跟自己无理取闹。
不管是对自己毫无顾忌地发脾气,是打花板子把自己骗得团团转,还是跟自己半撒娇半埋怨地说“还不是被你看出来了”,伍声那些随着自己脾气随心所欲的事情,似乎大多数都是会对自己做。
而且,自己站错队他其实也从来没有真的认认真真的怼过鱼,只是指着自己笑得停不下来,盘逻辑也是一脸轻松调笑,完全没有平常正经的样子,动不动隔着整张桌子还老是跟自己相视狂笑,自己不管是首验首刀还是盲狙盲毒盲禁言,那么多次下来对方其实几乎没有真正和自己为此生过气。
沈佳麒静下来细细地想,真的没有第二个人能让伍声这个样子。
为什么?
那么又是为什么,伍声会在意自己的发言里怎么评价他的发言?为什么他会不喜欢自己和别人打花板子?为什么他会因为自己不再无脑跟他走或是相信他而不高兴?为什么…他会介意自己跟别人互动?
为什么他会不想让自己和别人传牌?
最后一层纱被猛然掀起,沈佳麒抬头,和自己这辈子最大胆的猜测四目相对。
不会吧…
真的…不会吧…
低下头看着已经悄悄转开目光,此时正有些忐忑地抿着嘴向下看的伍声,看着他柔软的发丝,长长密密的眼睫毛和大大的黑框眼镜在脸上投下的阴影;看着他不停地抿嘴咬唇,弄得上下嘴唇都红红的,在楼道里暖黄色的灯光下被白皙的肤色衬得莫名有几分色气的样子;看着他被压着肩膀,手不知道该往哪里放,只得无意识地在身前绞在一起;看他本身就松垮的圆领T恤被自己抓住肩膀处一扯,露出左右两片漂亮的锁骨和一大片胸膛。
沈佳麒咽咽口水。
如果怂了这一时,恐怕就要这样怂一辈子了。
不成功便成仁。
只希望,不要搞砸一切吧。
“酒…伍声。”
记忆里自己似乎是第一次这么认真地叫对方的名字。伍声有些诧异地抬头看向自己。
“看着我的眼睛。”
四目相对。沈佳麒觉得自己几乎要溺死在那双眼波流转的黑色瞳仁里。内心的紧张也随着读出对方眼睛里的认真而飞速飙升。
像每次游戏里悍跳或是上警诈身份前一样,沈佳麒暗暗深呼吸,调整好状态后再次开口。
“我想告诉你,接下来我要问你的问题是百分之二百认真的。我需要你认真回答我。”
沈佳麒顿了顿。
“你是不是喜欢我?”
他没有指望对方承认,他只需要看清自己说出那句诈身份的话时对方眼底里最真实的反应,就够了。
所以,当看清伍声眼里无法掩饰的震惊,慌乱和不知所措时,沈佳麒没有给他一点点辩驳的空间,依旧按着对方的肩膀,倾身向前,一吻到位。
时间仿佛在那一刻静止了。
周围的一切都远去了,不管是头顶昏暗的暖黄色灯光,还是楼道里夏天清凉的空气流动感,都不复存在。终于敢去放手亲吻那个暗暗喜欢了很久的人时那种像梦一样缥缈却又满足的感觉让沈佳麒觉得自己疯狂地捶着胸口的心跳似乎都和对方的跳成了一拍。而伍声在短暂的无措后小心翼翼地一点点用温热柔软的舌尖轻轻撩拨着舔自己嘴唇的回应让他更加兴奋,更加大胆地去安抚这个呼吸明显已经紊乱,身体也明显软了下来,却被自己制住了完全动不了的家伙。
温柔缠绵却并不深入的一吻结束,沈佳麒拉开两人间的距离,睁眼对上对方也是刚刚睁眼还在迷离的目光。
两人就这么对视着沉默了许久。
“沈佳麒…”
“惊喜不惊喜?意外不意外?”声音里带着一丝温暖的调笑。
“你tm…”
伍声张了张嘴,却再没说出话来,纠结了半天自暴自弃般地揪住沈佳麒的领口使劲一拉,自己闭眼迎了上去。这次唇齿相交的时候少了几分属于沈佳麒的温柔和试探,多了几分属于伍声的不管不顾的强硬和任性。唇齿间迸起的铁锈味像是欲望的开关,挑逗得两人血脉喷张。
这次再分开的两人都衣冠不整,气喘吁吁,两人之间也几乎没有距离。一人勾脖子,另一人揽腰,两个人保持着这个姿势一边调整着呼吸,一边几乎是难以置信地盯着对方。
“你tm…”
“你真的…”
同时开口的两人此时又像触角相碰的蜗牛一样慌慌张张地缩回自己的壳里。沈佳麒看着明显比自己还要局促地看向一旁的伍声,笑了笑开口。
“你先说吧。”
“……”伍声转回眼神,有些心虚地看着沈佳麒,“你tm喜欢我?”
“你tm也喜欢我?”
“那你tm干嘛不说?!”
“你不是也没说嘛~”
伍声抿抿下唇,再开口时终于开始敢于去尽情宣泄委屈,“我刚刚问的那个问题是太tm幼稚了,可是你以前的确…就是…感觉…无条件信任我,然后也不会发言怼我,就是…特别难受你知道吗,感觉那个帮我兜着底的人不见了,那个一直就是只敢相信我的人突然跑去满场相信别人,然后帮着别人踩我。原来的时候我坐在场上,不管发生什么,不管压力有多大,只要看到你就能安心下来,但是你这个样子真的…”
沈佳麒叹了口气,一边心疼地顺着伍声被自己刚才揉乱的头发,一边解释,“酒神啊…”
“伍声。”
“啊?”
“喊我。”
“啊?”
“喊我伍声。”
沈佳麒笑了,“行行行听你的。”顿了一顿继续道,“上网练狼人杀是为了能跟你打出更爽的配合,是为了以后当狼队友时能不用再被你罩着,以后我也可以出去悍跳了,保证发言过关,你只要安安心心地站我的队等我carry就行了。如果呢你还希望像原来那样,那我就还是无条件站你边好了。”
“不不不…别…”伍声低下头微微挑了挑嘴角,“这样其实挺好的,我知道了就可以了…”
沈佳麒好奇地抿了一手这个变脸比翻书还快的家伙,因为对方飘忽不定的眼神和脸上可疑的粉色而抿出一张害羞牌后觉得一阵一阵漫开并且迅速占领身体和心里的每一个角落的水流一样的暖意和甜感逼得自己也快要直接原地爆炸了。
在他的记忆里,伍声是个狂帅酷拽高冷暴躁而且骄傲得不行的人,即使是在自己或是曾经的多少任女朋友面前也习惯性去隐藏大部分的情绪。可是过去短短五分钟之内对方展现的一切--- 手足无措的开心,毫不掩饰的孩子气,撇自己一眼就忍不住要笑出来,而且爆狼了一样一边平均3秒钟脸红一次一边还任性嘴硬的样子简直一次次地在冲刷他的忍耐底线。
这家伙也太tm可爱了吧!真没想到他竟然还隐藏了这样的一面。
沈佳麒忍不住咧开嘴嘿嘿嘿地傻笑起来,引来对方一个此时毫无威力反而可爱得不行的眼刀,“笑什么…”说完后自己也垂下眼帘,抿了抿嘴终究没能掩藏住忍不住上翘的嘴角,只好无奈地抬眼,对上沈佳麒的目光,大方地笑,把双眼笑成两弯月牙。
“傻笑什么呢?”
“没想过这辈子还能亲到你。”沈佳麒嘿嘿一乐,“真没想过,做梦都想不到你tm竟然会喜欢我。我去,我现在真的觉得自己在梦里你知道吗?这也太tm不真实了。”
“谁tm喜欢你…”一阵嘟囔。
“不是,你知道吗酒…伍声…哎呦我去,从来没喊过你全名儿,真tm别扭。”突然恶作剧的心思冒起,“诶,你说我喊你啥好?要不然…小酒儿?小声?”
后者的效果明显更加立竿见影,怀里人瞬间从脖子根红到了耳朵尖,整个人迅速地变粉。沈佳麒得逞地一笑,得来对方嫌弃地一瞥。
“tmd幼稚。”
沈佳麒嘿嘿一笑,“你知道吗小声,我真的忍了好久啊…自从上次那个国王游戏那次一直tm忍到了现在啊…你真的要补偿我的我告诉你。”
“你tm哪里有我忍的久?…我是真的…一直以来特别害怕你发现,所以今天录制的时候真tm吓死我了,以为你是发现什么了,所以一直在想我要怎么办,要怎么解释。还有,你说你在那儿跟李斯各种聊天眉来眼去还tm拉着手出去你tm让我怎么想?”
“…你是吃醋了吗小声?”
对方瞬间噤声。
沈佳麒无奈揉揉对方的头毛。
“我错了我错了好吗?以后不在场上跟别人眉来眼去了好不好?你就记住,不管我在场上如何表现,你在我心里面儿永远第一位,好吧,你放心。你说你也不是不了解我,你在我心里什么地位你抿不出来?”
伍声可能是也觉得自己实在是太敏感了,有些心虚地冲他一抿嘴。准确抿出对方意图的沈佳麒伸出右手食指,恰好迎上对方向前探去的鼻尖,“不许亲了。你看你这个样子,再亲我真就得抱你回去了。”
对方哼了一声,软绵绵的声音里少了几分平时的强硬,多了几分还没褪尽的鼻音。
“聊爆了吧你,这么迫不及待地想回去?那就回去好了。”
“不行不行。”拉住那个挣扎着要走的人,“你还欠我一个答案呢。”
“什么答案?”
“你是不是喜欢我?”
“…”
“怎么了?”
“……”
“你说啥?我听不清诶。”
“……”伍声叹口气仰起头,脸上是面对沈佳麒时少有的,真正的认真,“…特喜欢你无条件相信我的感觉,喜欢咱俩的默契,一个对视就能笑起来或者一句递话就能打起配合的感觉,还特别喜欢那种你是全场最了解我的人的感觉,踏实,舒服,安心。我这个人缺乏安全感,你恰好能给我。”伍声顿了一顿,“也从来只有你能给我。”
“所以,沈佳麒…小鼠同学…我不是个坦诚的人,所以你tm给我好好听好了,有些话…我只会说一遍…我喜欢你,从很久以前开始,喜欢得已经快疯了,所以如果你现在还是不赶紧跑的话,不好意思,这辈子我可就赖上你了。”
沈佳麒笑了,伸手掀起伍声的刘海轻轻在额头上印下一吻,满意地再次看到对方脸颊上的飞红和藏不住的笑。
“不跑不跑,以前不跑,现在没跑,以后也不会跑。既然喜欢你,之前不离不弃了那么多年,以后也一定永远守在你身边。”他一手捉住对方的手,一手搭上门把,扭头和身后的伍声相视一笑。
“准备好了吗?”


“诶,问你们个事儿,你们有没有觉得韩潇和戴士这两个人可以撮合?我挺想撮合他俩的。”
陈彬和刘启恒两人瞬间兴奋地几乎双双蹦起来起来,忙不迭地点头,尹昉窝在张潇的身边挑了挑眉表示不置可否,倒是张潇在默认的同时有一丝丝怀疑,酒神平时不是会关心这种事情的人啊?今天是怎么了,大张旗鼓地跑过来问这个?
然而当眼尖地捕捉到随着伍声的动作在他领口处脖颈上若隐若现的暗红色痕迹时,张潇觉得自己好像明白了什么。
“我说大酒神啊,”张潇坏笑着开口,“你那个脖子那个地方是什么啊,是不是沾上什么脏东西了?”
伍声不明所以地顺着张潇的指示摸下去低头一看,脸瞬间红的能滴血,“囚徒你tm少说两句话能死?你就说帮不帮我这个忙吧!”
“诶帮帮帮,我大酒神我能不帮?…”
张潇嘴上服软,实际上心满意足地往后靠在沙发上,扭头和身边默默在听的尹昉心照不宣地相视而笑。
鼠大王啊鼠大王,能不能对我们酒神温柔点?欺负得人家都想报仇了,你这个男朋友怎么当的?
不过鼠大王这动作也忒tm慢了吧,这都已经过去多久了,现在才敢上垒?
张潇咬着身边人的耳朵悄悄地说:“诶,我跟你保证我肯定没鼠大王这么怂。”
“边儿去。”

“2号和10号接吻1分钟。”
韩潇翻开自己手里的10号牌,和坐在自己身边捏着2号牌本来还黑着脸的戴士对上眼,双双愣住。
再看看那边那个拿着手机已经笑得喘不过气来的国王牌伍声,周围几个悄悄躲着自己视线的老流氓和身边已经忍不住开心得狼尾巴都翘上天了却还要强忍笑意假装不情愿的没脖子狼王,韩潇叹了口气,认命地扔下自己手里的牌,看向戴士,合上双眼。
得,栽在你手里就栽在你手里吧,我的小卷儿。


后记

我不想要什么惊天动地的感情,也不想要各种说到却无法做到的保证和约定。
我要的只是一个踏踏实实陪在我身边的人,一个在警上起跳的时候,无条件从头到尾站我队的人;一个在想打花板子的时候,能立刻明白我的意思,和我打配合的人;一个在玩情侣牌时,愿意往死里保我的人;一个在场上局势混乱时,我知道可以无条件相信的人;一个在听到梗的时候,能够和我同时想到看向对方并且在别人不明所以的目光中同时笑出声的人。
一个只要坐在我身边,我就能无所畏惧的人。
我不怕游戏亦或是生活中的种种困难。
我怕的是,没有你,那个我敢去信任去交托后背的你,站在我的身边,不顾一切地为了我出头。
沈佳麒。
伍声。

有我,不怕。

怎么啦?
…我爱你。


------------END-----------

打出end的那一刻我的内心是澎湃的
完结撒花!!!开心!!!人生第一篇同人文!!!
傲娇害羞的小声简直萌得我tm流鼻血…
而且现在回想起来,老鼠对酒神真的特tm温柔啊我的天,尤其是S3E2老鼠女巫carry那局,明明对方发言爆鱼依旧是柔声柔气地劝着而不是直接拍着桌子怼
最后,谢谢陪伴着我一起更完这篇文的小天使们!没有你们的支持我是坚持不下来的,大大的笔芯送给你们!❤️❤️❤️

评论(21)

热度(45)